新闻 news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壁虎人”植树,“山的儿子”护林——巫溪森林养成记

新闻

春暖花开 这场绿色环保主题活动“卫”你而来 春暖花开 这场绿色环保主题活动“卫”你而来

2024年4月是第36个全国爱国卫生月,为进一步加强文明城市建设,推进市民群众垃圾分类文明习惯养成,让“...

  • 成都市金牛区白马寺历史文化街区白马后巷开街仪式举行

      1月12日上午,位于成都市金牛区白马后巷,热闹非凡,嘉宾云集。成都市金牛区2024年新年旧城改造标志性建筑荷花池街道白马寺历史文化街区白马后巷开街仪式暨“成都贵院.无名初”东方美学空间文化项目...

  • 2023 年 PCIM Asia 8月29日揭幕

    2023年PCIM Asia上海国际电力元件、可再生能源管理展览会将于8月29日在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隆重揭幕。一众业界翘楚贤才将齐聚于这个领先亚洲的电力电子展会,探索行业最新趋势和创新发展。 即将于8月29至31日举...

  • 养老院里多温情 欢声笑语年味浓

    “加油!加油!加油!……” 1月22日下午3点过,在南岸区同辉养老中心,一群“老小孩”做游戏做得正欢。在社工和护理人员的辅助下,老人们用筷子把乒乓球大小的小球从一个筐夹到另一个筐,每夹进一个球,大家都会发...

“壁虎人”植树,“山的儿子”护林——巫溪森林养成记

发布时间:2022/03/23 新闻 浏览:121

厌倦了城市“水泥森林”,你会向往青山绿水,在茂密森林里来一次“森呼吸”。地处渝东北的巫溪县,以钟灵毓秀、山黛林密著称,是重庆人“微度假”的目的地之一。
然而,巫溪却并非天生丽质,相反,生态最差的时候,森林覆盖率仅为8.67%。经过几代人植树造林,这一数据跃升至69.7%,巫溪由此蝶变重庆林草资源第一大县,还先后获得全国森林旅游示范县、全国森林防火工作先进单位、重庆市生态文明建设先进集体、全国生态建设突出贡献先进集体。
人不负青山,青山定不负人。
今天是世界森林日,让我们从敢于拼命的悬崖植树人、守得寂寞的三代护林员身上,读懂巫溪人对森林的执念。
栽树人
悬崖打6万个石窝种树
斑秃荒山如今层林尽染
因为带头上悬崖种树,年过六旬的林云喜七年前悄然“出圈”。
林云喜种了大半辈子树,那一次的挑战令他又惊又喜,惊的是一不小心就会掉下悬崖、粉身碎骨;喜的是,七年之后,他和工友们在宁厂山体上打石窝种下的6万多棵树,如今已绿树成荫。
在自己位于半山腰的家里,林云喜告诉记者,林业部门找到他说,县里为了治理石漠化,要在宁厂的斑驳山体上种树,苗木和物料已经备好,就是怕找不够人,毕竟悬崖种树是头一遭,有一定的风险。
林云喜掂量了一下,爽快地表示他要带头上。很快,一支100多人、平均年龄50多岁的植树队伍就自发成立,这些“悬崖壁虎人”带着兴奋、害怕和坚韧交织的心情,自带干粮,开始了“飞檐走壁”。
林云喜说,很多人打退堂鼓,不是怕苦,而是担心安全问题,毕竟站在悬崖上打树窝窝,没有犯错的机会。为了打消工友们的疑虑,林云喜带头踩着最窄不到五十公分的山崖,带领大家上山;有些种树的点位几乎垂直于江面,必须绑绳索吊人下去。在林云喜的组织下,“壁虎人”一次次荡秋千,完成了这一壮举。
像林云喜这样的植树人还有很多,经过一锹一铲种下一草一木,“十三五”期间,巫溪累计完成营造林162万亩,其中新(改)造林99万亩,累计实施石漠化综合治理近10万亩。
护林人
三代护林员坚守半世纪
家中两人早逝于阴条岭
林云喜“前人栽树”,黄泽飞则是后人护林。
阴条岭国家自然保护区是重庆最高的地方,主峰海拔2796.8米,林云喜在这里的官山林场种过树,黄泽飞和儿子黄金森是护林员,双方相熟多年。林云喜每一次来,都要跟着巡山,看看林场的林木。
黄泽飞的父亲是这里的第一代护林员,林场就是他们的家,甚至他的两个儿子,都是在林场接生的。
每次回忆自己的父亲,黄泽飞都非常难过:“从小,爸爸就带我护林,他也希望我长大后接他的班。爸爸46岁那年突发疾病,由于当时条件不好,离医院很远,无法医治,两个小时人就没了。”
18岁的黄泽飞,毅然接过父亲的班,这一干就是35年。
黄泽飞常年守在阴条岭,与外界很少联系,陪妻子下山的那两个月,是他接触社会最久的一次,也是这一次陪伴,他失去了妻子。
坐在护林站值班室里,黄泽飞搓了搓手,又揉了揉眼睛,对记者说:“妻子一直有咳嗽的毛病,等到下山检查时已经晚了,癌症晚期,死时才42岁。”
失去了两个至亲,黄泽飞既悲痛又孤独,好在儿子黄金森懂他。
黄泽飞妻子去世是在2018年,彼时,黄金森在沿海打工月入近万。
黄泽飞觉得身体在走下坡路,他想到了传承问题,于是试探性地打了个电话。没想到,黄金森二话不说,就背着行囊回来了。从此,阴条岭有了父子档护林组合,两人各负责几片林区。
黄金森说,放弃高薪来护林,钱的确少挣了点,但他更愿意陪着父亲,毕竟他们一家三代,在阴条岭护林超过半个世纪,这种人与森林的感情,很难用语言来形容。
在巫溪县,像黄泽飞这样的护林员,有两千多人。在他们的守护下,巫溪不仅森林面积不断增加,全县43年亦未发生重大森林火灾。
育林人
巫溪种树不忘农户增收
农旅融合造“森林银行”
有些林木,为了生态修复,如封山育林的阴条岭;有些林木,则是为了“绿色银行”,如大力发展经济林木。
巫溪县林业局党组书记、局长陈小伟告诉记者,巫溪走的是“封、造、管”促进林业融合发展模式。
在石漠化治理中,兼顾农户的收益,通过人工造林、补植补造、种草养畜(草食牲畜)等方式治理,促进石漠化区域的广大农民群众能够持久有效地增加收入。
在搁荒地地区,利用小型水利水保工程建设,因地制宜种植水果等经济林木;在耕地造林地区,间种粮食和桑树等。与此同时,巫溪县还结合地质景观资源与几千年传承的“巫文化”“盐文化”,发展特色生态旅游。形成了“以林养山、以山养农,以林促旅、以旅兴林”的绿色经济新格局,构建了融合发展的“巫溪模式”。
巫溪脆李的种植户,在这方面尝到了甜头。春赏李花,夏天采摘,带动了乡村游,是典型的经果林反哺农业;三年前,兰英大峡谷补种红叶,在增添一景的同时,也让这里的农户吃上了旅游饭。
巫溪脆李种植户冉大伯一家,去年李子的收入超过6万元,今年,他多申请整治了两亩撂荒地,种上李子苗,作为四五年后家庭增收的主要增长点。
陈小伟说,“十四五”期间,巫溪县党委政府坚持举生态旗、走生态路、打生态牌的路子,把“绿色+”融入经济社会各方面,奏响乡村振兴进行曲,努力构建特色林业发展新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