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news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川渝共治 铜钵河再现水清岸绿

新闻

春暖花开 这场绿色环保主题活动“卫”你而来 春暖花开 这场绿色环保主题活动“卫”你而来

2024年4月是第36个全国爱国卫生月,为进一步加强文明城市建设,推进市民群众垃圾分类文明习惯养成,让“...

  • 成都市金牛区白马寺历史文化街区白马后巷开街仪式举行

      1月12日上午,位于成都市金牛区白马后巷,热闹非凡,嘉宾云集。成都市金牛区2024年新年旧城改造标志性建筑荷花池街道白马寺历史文化街区白马后巷开街仪式暨“成都贵院.无名初”东方美学空间文化项目...

  • 2023 年 PCIM Asia 8月29日揭幕

    2023年PCIM Asia上海国际电力元件、可再生能源管理展览会将于8月29日在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隆重揭幕。一众业界翘楚贤才将齐聚于这个领先亚洲的电力电子展会,探索行业最新趋势和创新发展。 即将于8月29至31日举...

  • 养老院里多温情 欢声笑语年味浓

    “加油!加油!加油!……” 1月22日下午3点过,在南岸区同辉养老中心,一群“老小孩”做游戏做得正欢。在社工和护理人员的辅助下,老人们用筷子把乒乓球大小的小球从一个筐夹到另一个筐,每夹进一个球,大家都会发...

川渝共治 铜钵河再现水清岸绿

发布时间:2022/01/10 新闻 浏览:115

小寒时节,三九寒天。
四川省达州市大竹县观音镇牛角滩,铜钵河畔,观音镇污水处理厂二期工程工地热火朝天。工人们正加班加点施工,以确保污水处理厂能在今年3月份投用。
污水处理厂一侧,铜钵河蜿蜒流淌,碧水清波。
监测数据显示,铜钵河国控牛角滩断面水质,已连续半年稳定在Ⅲ类以上。
与如今的水清岸绿相比,前些年的铜钵河是另一番景象:水质常年为劣Ⅴ类,部分河道垃圾成堆,臭不可闻。
变化,源于2020年9月3日,川渝两省市生态环境部门及达州、梁平两地相关部门联合对跨界河流铜钵河进行巡查,并签订了《铜钵河联防联治协议》,共同投入6.89亿元实施57个项目,推进铜钵河水生态环境共建共治。
污染源错综复杂,铜钵河成为“纳污沟”
“铜钵河发源于四川省大竹县白坝乡,由观音镇进入重庆市梁平区,经七星镇、碧山镇后再次进入大竹县,后由达州市达川区汇入州河,再经渠江入嘉陵江,是达州、梁平两地联系最为紧密、水系最为复杂的河流。”梁平区生态环境局副局长张钊介绍,铜钵河干流长度95公里,其中四川境内65公里,重庆境内16公里,川渝共界14公里;流域面积916平方公里,其中四川境内628平方公里,重庆境内288平方公里。
铜钵河干流以及在川渝地区纵横交错的诸多支流,一度成为流域内的“纳污沟”。
“川渝联合巡查发现铜钵河流域水环境问题突出,污染源不仅仅是场镇生活垃圾、污水。由于流域内种养业发达,流域农业面源污染也较为突出。”张钊介绍,铜钵河作为跨界河流此前还存在河道岸线管理范围未划定,管理主体不明确,污染来源不易界定等问题。
在铜钵河支流石桥河流经的梁平区碧山镇与大竹县石桥铺镇,就发生过一件令人头疼的事情。
“如果不拿着地图一一对照,几乎没人能准确说出场镇上的川渝界在哪。”碧山镇党委书记王家淦说,两个场镇的边界犬牙交错,类似卧室在重庆、厨房在四川的情形比比皆是,“这种情况下,要完全分清污染源归属几乎是不可能的。”
2020年初,石桥河一处雨水排口时常有污水流出。
川渝联合巡查后发现,碧山镇的一处污水管网破损,导致污水流入雨水排口。可在将破损管道修补后,雨水排口依然有污水流出。
双方又联合排查,结果发现石桥铺镇有一些居民的生活污水没有接入污水管网,散排进入了雨水管道。类似的情形时有发生。
面对如此错综复杂的情形,如何才能对铜钵河实施有效治理,还铜钵河水清岸绿呢?
“唯一的办法是川渝联合,推进铜钵河水生态环境共建共治。”张钊如是说。
共同投入6.89亿元,实施57个项目
川渝签订《铜钵河联防联治协议》后,又共同编制印发了《铜钵河流域水生态环境保护川渝联防联治方案》,明确控制污染物排放、修复河湖生态环境、推进美丽河湖建设、提升流域管理能力4项重点任务,共同投入6.89亿元,实施57个项目,推进铜钵河水生态环境共建共治。
观音镇污水处理厂提标扩容工程,正是57个项目之一。
观音镇污水处理厂一期于2018年7月开工建设,设计处理能力为每天1500立方米。
“一期采用生物转盘工艺对污水进行处理,设计出水水质为《城镇污水处理厂污染物排放标准》(GB18918—2002)一级A标准,污水处理后排放至铜钵河。”达州市大竹生态环境局水环境管理股负责人张妞介绍,由于观音镇场镇未实行雨污分流,污水处理厂进水量增加,进水浓度不稳定,原有处理工艺和日处理量已不能满足现有需求,水质无法稳定达标排放。
为此,大竹县计划投入1.2亿元对观音镇污水处理厂进行提标扩容,以满足观音镇场镇污水处理需求,提升铜钵河水质。
就在观音镇污水处理厂二期工程如火如荼进行时,梁平区袁驿镇则谋划着对袁驿镇污水处理厂的尾水湿地进行升级改造。
“尾水湿地在铜钵河支流袁驿河畔,今年年初建成投用,目的是对污水处理厂尾水进行进一步净化。”袁驿镇副镇长王绍忠介绍,镇里计划在现有植物的基础上,增加金鱼藻、苦草和黑藻等沉水植物,增强植物的吸附作用,进一步净化水质。
如今,在铜钵河流域,类似观音镇污水处理厂提标扩容和袁驿镇污水处理厂尾水湿地升级改造的工程项目,还有许多。
这些工程项目的落地实施,在很大程度上截断了铜钵河流域的污染源,促进了铜钵河水质的提升。
齐心协力、齐抓共管跨界流域污染治理
在共同实施截污控源工程项目的同时,川渝两地还齐心协力、齐抓共管跨界流域污染治理。
比如梁平区碧山镇就多花了10余万元,将场镇污水管网多修了1000多米,修进了大竹县的石桥铺场镇。
“我们在查漏补缺、修建污水管网的时候,发现石桥铺镇有100多户、600多人的生活污水没有接入污水管网。”王家淦告诉记者,当时,石桥铺镇的场镇污水管网建设工程已完工,路面已回填,“如果要补齐这1000多米,石桥铺镇需要大费周章。”
可也不能放任100多户的生活污水散排污染环境,怎么办?
最终,碧山镇决定延长正在修建的污水管网,将这100多户的生活污水接入自己的污水管网,并由碧山镇华滩坝污水处理厂进行处理。
碧山镇和石桥铺镇以石桥河为界河,左岸为重庆、右岸为四川。
“以前清漂,就是以河中心为界,各自清理。”可河水是流动的,漂浮物也时常在川渝间“串门”,王家淦说,“各扫门前雪”的结果就是谁也“扫”不干净。
为此,两镇商定:以石桥河碧山中学河段为界,两镇各负责上下游河道的清漂,半年一换。
虽是寒冬,但观音镇清河村九组的一片坡地上,依然有绿草点点。
这里,曾是一个养猪场,养殖废水直排外环境,并进入铜钵河的一条支流。
“我们关停取缔了这家养猪场,拆除建筑物并进行了复绿。”观音镇环保办负责人张志芬说,2021年,观音镇投入190余万元,取缔了铜钵河流域内的7家养殖场,并将沿河300米范围划为禁养区。
“梁平行动更早,前两年就已完成了禁养区内的养殖场关停搬迁。”梁平区生态环境局污防科副科长涂然介绍,目前全区河流流域内规模养殖场环保设施配套率达100%,畜禽废弃物综合利用率达91.2%以上。
2021年川渝联合排查污水“三排”问题168个
1月7日,重庆日报记者从市生态环境局获悉,2021年川渝实施跨省市排查暗访,共排查整改污水偷排、直排、乱排问题168个。
据了解,川渝推进跨界水污染治理,签订了水生态环境共建共保协议,制定了铜钵河流域水生态环境保护川渝联防联治方案,开展铜钵河跨界水污染联合防治试点。此外,印发琼江流域水生态环境保护川渝联防联治三年行动计划,以整治跨界小流域为重点,共同推进琼江流域水污染防治和水生态环境修复,打造示范河流。
在此基础上,川渝组成7支暗访组对长江、嘉陵江、岷江、涪江、渠江等22条跨界河流及重要支流开展联合暗访,排查整改污水“三排”问题168个、河道“四乱”问题307个,复核整改疑似问题144个。
同时,川渝两地推动上下游数据共享,在跨界河流修建水质自动监测站,实时、连续监测跨界河流水质,依托国家水质自动综合监管平台实现川渝25个交界断面水质监测数据共享,强化上下游水质监测预警,开展异常数据协同响应、处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