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news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不再只是“当柴烧”,变废为宝走进收藏室 一片笋壳的“艺术人生”

新闻

春暖花开 这场绿色环保主题活动“卫”你而来 春暖花开 这场绿色环保主题活动“卫”你而来

2024年4月是第36个全国爱国卫生月,为进一步加强文明城市建设,推进市民群众垃圾分类文明习惯养成,让“...

  • 成都市金牛区白马寺历史文化街区白马后巷开街仪式举行

      1月12日上午,位于成都市金牛区白马后巷,热闹非凡,嘉宾云集。成都市金牛区2024年新年旧城改造标志性建筑荷花池街道白马寺历史文化街区白马后巷开街仪式暨“成都贵院.无名初”东方美学空间文化项目...

  • 2023 年 PCIM Asia 8月29日揭幕

    2023年PCIM Asia上海国际电力元件、可再生能源管理展览会将于8月29日在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隆重揭幕。一众业界翘楚贤才将齐聚于这个领先亚洲的电力电子展会,探索行业最新趋势和创新发展。 即将于8月29至31日举...

  • 养老院里多温情 欢声笑语年味浓

    “加油!加油!加油!……” 1月22日下午3点过,在南岸区同辉养老中心,一群“老小孩”做游戏做得正欢。在社工和护理人员的辅助下,老人们用筷子把乒乓球大小的小球从一个筐夹到另一个筐,每夹进一个球,大家都会发...

不再只是“当柴烧”,变废为宝走进收藏室 一片笋壳的“艺术人生”

发布时间:2022/07/13 新闻 浏览:205

我是一片笋壳。
确切地说,我是金佛山南坡的一片方竹笋壳。
伴随着幼嫩的竹笋破土而出,再看着它节节长高,直到长成迎风簇立的绿竹,我也从竹身上脱落,跌落竹林间。
零落成泥,然后腐烂、分解,用自己仅有的一点点养分供养这山林。
几乎所有的笋壳,都将以这样的方式走完自己短暂的一生。
我自然也无法逃脱这几乎不可改变的安排,直至那个阳光灿烂的清晨,我的命运突然有了转机。
笋壳的命运,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那天清晨,一个12岁的小女孩走进竹林将我拾起,放进了背篓。背篓里,有许多和我一样的笋壳。
不,它们中的许多和我并不一样。
我是方竹笋壳,它们有的是金竹笋壳,有的是斑竹笋壳,还有楠竹笋壳、雷竹笋壳……
清晨的阳光下,不同的笋壳呈现着不一样的大小和形状,也呈现着不同的色泽和纹理。
小女孩为什么要捡拾我们呢?许多笋壳和我一样猜测着……是了,山里的村民自古有捡拾笋壳当柴火烧的生活习惯。或许,我们的结局不过是从腐烂成泥变成化为灰烬。罢了,既然结局已注定,能为这世间奉献最后一点光和热,我亦满心欢喜。
奇怪的是,小女孩将我们背回家后,并未将我们塞进灶膛。第二天一早,小女孩又将我们背进了一所学校。校门上,“南川区金山镇中心校”几个大字映入我的眼帘。
“胡老师早上好!周末我捡了些笋壳,您看看能不能用呢?”教学楼下,小女孩取下背篓,将我们递到了一位年近六旬的男老师面前。
“谢谢你,曾晓妍同学!这些笋壳都很不错,你放到三楼工作坊吧!”胡老师一边翻看着我们,一边和小女孩聊着。
曾晓妍走进三楼一间教室,将我们堆放在一张桌子底下。进门的一刹那,我瞥见了教室门上的一块牌子,上面写着:笋衣艺术工作坊。那一瞬间,我隐隐有些预感:我们这些笋壳的命运,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每一幅笋壳画,都融合了雕刻、绘画、书法等多种艺术表现手法
午后,胡老师带着一群孩子涌进教室。“同学们,今天我们继续学习笋壳画的制作。大家要先把曾晓妍同学带来的笋壳进行刷毛和熨烫。”胡老师的话,让我惊讶不已:我们这些笋壳也能用来作画?
不等我细想,我们已被孩子们七手八脚搬上了桌子。孩子们每人拿着一把刷子,开始清理我们身上细密的绒毛。给我刷毛的,正是曾晓妍。看着眼前忙碌的孩子们,胡老师慈祥的脸上满是笑容:“晓妍,你是六年级学生,也比较有经验。接下来就由你教其他年级的弟弟妹妹怎么熨烫笋壳吧!”
不一会,熨烫平整的笋壳,被一一分到了孩子们手中。“今天,同学们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制作笋壳画,可以是卡通人物,可以是竹子、荷花等植物,也可以是蝴蝶、蜻蜓、鸟儿等动物。”胡老师说完后,有些孩子陷入了沉思,有些则成竹在胸立即动手作画……
“大家要想一想老师上节课交代的要点:楠竹笋壳的正面适合表现大面积的深色,背面则适合表现大面积的浅色;有些方竹笋壳的正面有彩色的条纹,适合裁剪后做鸟儿的羽毛……”在曾晓妍的手中,我被裁剪成了竹叶、竹枝,还有蝴蝶的翅膀、触须、眼睛……她又用胶水将各个部分细心地粘贴在白色的卡纸上。
渐渐地,我变成为一幅精美的画作:迎风招展的竹叶上,一只蝴蝶正扑闪着彩色的翅膀飞翔着。再看看四周,在老师的指导下,每一片笋壳都在孩子们手中发生着蜕变:有些变成了可爱的冰墩墩,有些变成了活灵活现的鱼儿,有些成了古灵精怪的孙悟空……
更让我惊讶的是,几乎每一幅笋壳画,都融合了雕刻、绘画、书法等多种艺术表现手法。不仅如此,每一幅笋壳画,也都由好几层笋壳粘贴而成。
笋壳画要真正变废为宝、形成产业,依然前路漫漫
孩子们的笋壳画有一部分被送进了学校的笋衣艺术作品展示室。几乎每一天,都有人到展示室里参观,也都为笋壳画的美轮美奂赞叹不已。这里,展示着众多精美的笋壳画,让我目不暇接,也让我疑惑不已:最初,是谁想到用笋壳作画呢?
从人们的叙述和介绍中,我慢慢了解了笋壳画创作的故事。
一切缘起,皆因为胡老师。今年56岁的胡老师名叫胡德厚,是土生土长的金山人,也是金山镇中心校的美术老师,擅长雕刻、绘画、书法等。
4年前,胡老师和家人在南川楠竹山公园游玩。家人玩得开心,胡老师却看着漫山遍野的楠竹笋壳陷入了沉思:这么多笋壳,能不能用来做点什么呢?
收集了一堆笋壳带回家,胡老师却并未想好要如何利用。直到有一天,胡老师突发奇想,开始尝试将笋壳剪裁作画。这一开始就收不住了,笋壳画越做越多。
也是这一年,胡老师带着自己的两幅笋壳画,参加了在广州举行的一个活动。两幅笋壳画当场被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收藏。
2019年,新到任的金山镇中心校校长陈远江将笋壳画列为了学校的特色课程,“笋壳画创作选用的是自然脱落的笋壳,几乎是零成本,不会给学生家庭增加负担;同时金山的每个孩子几乎从小就接触笋壳,与孩子们的日常生活关系密切。”由此,我们这些几乎毫无用处的笋壳,走进了孩子们的课堂,开启了“艺术人生”。
近三年里,同学们多次以笋壳画创作代表学校参加南川区的才艺竞赛,多次获奖。上个月,胡老师创作的一小幅笋壳画在南川大观原点景区展示时,被一名游客以300元的价格收藏。这让我们兴奋不已,也让大家看到了笋壳画从课堂走向市场的希望。
金山镇中心校年轻的美术老师廖雪飞在胡德厚的引导下,已基本掌握笋壳画制作技艺;毗邻金山镇中心校的小河中学也计划邀请胡德厚开设笋壳画课程;金山镇上的云溪酒店将笋壳画作为当地特产进行展示,并计划在暑假邀请胡德厚开设笋壳画体验课……可是,笋壳画要真正变废为宝、形成产业,依然前路漫漫。
“一是知道笋壳画的人太少,二是会制作笋壳画的人太少。”听金山镇宣传统战委员杨娟介绍,镇里准备组织留守妇女进行笋壳画培训,并通过镇里的电商平台进行销售,“我们这里有纳鞋底的传统,妇女都有一定的绘画和裁剪基础,经过培训应该会很快上手。”
或许,在各方努力下,会有更多的笋壳像我一样,变身为美丽的笋壳画。我们都充满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