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news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218块“绿地”成重庆珍稀野生动物的家园

新闻

春暖花开 这场绿色环保主题活动“卫”你而来 春暖花开 这场绿色环保主题活动“卫”你而来

2024年4月是第36个全国爱国卫生月,为进一步加强文明城市建设,推进市民群众垃圾分类文明习惯养成,让“...

  • 成都市金牛区白马寺历史文化街区白马后巷开街仪式举行

      1月12日上午,位于成都市金牛区白马后巷,热闹非凡,嘉宾云集。成都市金牛区2024年新年旧城改造标志性建筑荷花池街道白马寺历史文化街区白马后巷开街仪式暨“成都贵院.无名初”东方美学空间文化项目...

  • 2023 年 PCIM Asia 8月29日揭幕

    2023年PCIM Asia上海国际电力元件、可再生能源管理展览会将于8月29日在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隆重揭幕。一众业界翘楚贤才将齐聚于这个领先亚洲的电力电子展会,探索行业最新趋势和创新发展。 即将于8月29至31日举...

  • 养老院里多温情 欢声笑语年味浓

    “加油!加油!加油!……” 1月22日下午3点过,在南岸区同辉养老中心,一群“老小孩”做游戏做得正欢。在社工和护理人员的辅助下,老人们用筷子把乒乓球大小的小球从一个筐夹到另一个筐,每夹进一个球,大家都会发...

218块“绿地”成重庆珍稀野生动物的家园

发布时间:2022/05/23 新闻 浏览:88

几只黑叶猴趴在峭壁上舔舐崖缝间流出的“岩液”,全身金黄的猴宝宝躲在妈妈怀里晒太阳,表情憨态可掬……这是南川金佛山自然保护区内,由红外相机捕捉的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黑叶猴的活动画面。5月20日,金佛山管理中心副主任申玲打开电脑,向记者展示这些珍贵的资料。
重庆是中国生物多样性较为丰富的地区之一,也是全球34个生物多样性关键地区之一。不只是黑叶猴,居住在我市的珍稀野生动物还有大灵猫、小灵猫、林麝、黑熊等110余种。
如何让野生动物拥有良好的生存环境,进一步维护生物多样性?在5月22日第29个“国际生物多样性日”到来之际,记者对此进行了走访。
“天空地”一体化,摸清野生动物家底
隐藏在山林间的黑叶猴是申玲精心呵护的宝贝。近年来,金佛山自然保护区内的黑叶猴数量显著提升,已从上世纪90年代初的70余只,增加到现在的150余只。
栖息地是野生动物赖以生存的空间,而自然保护区又是野生动物最接近自然形态的家园。“黑叶猴种群数量的增长,与我们加大以自然保护区为代表的自然保护地建设力度分不开。”市林业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近年来,我市组织开展了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植物资源调查、珍稀濒危物种专项调查,以及生物多样性调查评估,将珍稀濒危野生动植物集中分布区纳入自然保护地等重点保护区域。目前,全市共设立了各级各类自然保护地218个,其中自然保护区58个,占全市幅员面积的15.4%。
近年来,围绕“天空地”一体化的智能生态监测网络建设,我市在自然保护地等重点保护区域内布设了红外监测设备、落实巡护巡查人员、试点电子围栏建设等,通过构建“平台发现—现场核查—监督执法”的主动发现监管体系,系统提升了自然保护地治理能力,为野生动物营造一个温馨、和谐的家园。
今年,我市还将落实5200万元中央林业改革发展资金,支持重点区县、自然保护区、科研院所等开展对野生动物的动态监测,进一步摸清珍稀野生动物的“家底”。
整合优化,促进栖息地连通性
目前,我市市域内共分布有国家重点保护陆生野生动物112种,其中一级保护动物14种、二级保护动物98种。经过多年努力,野生动物栖息地不断扩大,有效保护了90%以上的珍稀濒危野生动物。
但记者在走访中也了解到,受地形地貌及人类活动影响,我市野生动物栖息地大多呈块状分布,“碎片化”明显。譬如,除金佛山自然保护区外,在邻近的武隆芙蓉江一带也记录到黑叶猴的踪迹,但两地黑叶猴相互独立,没有“往来”。
“栖息地‘碎片化’,最直接的影响就是让彼此间形同孤岛,长此以往,生活在‘岛’上的动物就会因缺乏基因交流或外来个体补充,种群发展受到影响。”市林业局自然保护区和野生动植物保护管理处工作人员王刚告诉记者。
因此,近年来,我市围绕自然保护地整合优化,以合并同类项的思路不断打破地域、行政壁垒,统筹协调跨省、跨地区自然保护区优化调整,在保护野生动物栖息地的原真性和完整性上进行了有益探索。
去年,重庆五里坡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成功申遗,通过边界细微调整的方式,五里坡成为神农架世界自然遗产地的一部分。
“五里坡与神农架自然遗产地同属大巴山弧,接壤边界约9公里,两者的连接处是众多物种繁衍的重要通道。”五里坡保护区管理事务中心相关负责人说。以申遗为契机,他们与毗邻的神农架、巴东成立了自然保护地联盟,建立起联动、联保、联防的大保护机制,有效畅通了大巴山的物种走廊。
我市还计划与湖北联手,将巫山五里坡、巫溪阴条岭与湖北神农架整合起来,统一打造国家公园,助推构建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
合理利用,青山、民生两相宜
“刚装好的阁楼就要拆掉,说实话,最初我还真有点不理解。”说起几年前缙云山拆违整治的情况,北碚区澄江镇缙云村民宿老板孙德红深有感触。
地处嘉陵江畔的缙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是我国亚热带常绿阔叶林类型生态系统保持最完好的区域之一,不仅有着“植物物种基因库”的美誉,也是野生动物的重要栖息地。
过去,保护区里遍布大大小小的农家乐,粗放无序的发展不断“蚕食”生态。2018年,我市启动缙云山保护区环境综合整治,孙德红的农家乐因超面积违建,被要求拆除一部分。“好不容易将阁楼改造为客房,却要拆掉重来,我损失不小。”孙德红坦言。
不仅是缙云山,在我市,许多自然保护区都还保留着大量原住居民。如何兼顾生态保护与周边发展的矛盾,实现青山、民生两相宜?这是自然保护区绕不开的难题。
“这几年,我们按照国家公园、自然保护区、自然公园三大类,在对自然保护地实行功能区分的基础上,又重点对自然保护区进行了差别化管控,将其划分了核心区、缓冲区和实验区。在核心区、缓冲区禁止人为活动,实验区在不破坏自然资源和生态环境的前提下,可合理开展生态旅游、科研监测、教学实习等,并设立了专门的机构进行管理,厘清权责职能,提高保护效能。”市林业局相关负责人说。
孙德红的农家乐便位于缙云山自然保护区实验区范围,在拆除违建部分后,农家乐从50多个房间缩减到13个,她顺势将农家乐升级为生态民宿。节假日,民宿几乎天天爆满,好生态让她尝到了甜头。
与此同时,缙云山生物多样性也得到恢复。去年5月,保护区内首次采集到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哈氏脆蛇蜥”活体。目前,缙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共有野生动物1071种,其中,爬行动物21种,列入国家一、二级保护动物的珍稀动物13种。
据了解,“十四五”期间,我市还将在严守生态红线的基础上,通过增设公益性岗位,发展生态产业,构建高品质、多样化的生态产品体系,探索全民共享的自然保护地建设机制,进一步维护生物多样性,提升周边原住民生活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