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 business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商业 > 共建综合运营平台迎来广西、海南、陕西和广东湛江新成员

新闻

成都市金牛区白马寺历史文化街区白马后巷开街仪式举行 成都市金牛区白马寺历史文化街区白马后巷开街仪式举行

  1月12日上午,位于成都市金牛区白马后巷,热闹非凡,嘉宾云集。成都市金牛区2024年新年旧城改造...

  • 2023 年 PCIM Asia 8月29日揭幕

    2023年PCIM Asia上海国际电力元件、可再生能源管理展览会将于8月29日在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隆重揭幕。一众业界翘楚贤才将齐聚于这个领先亚洲的电力电子展会,探索行业最新趋势和创新发展。 即将于8月29至31日举...

  • 养老院里多温情 欢声笑语年味浓

    “加油!加油!加油!……” 1月22日下午3点过,在南岸区同辉养老中心,一群“老小孩”做游戏做得正欢。在社工和护理人员的辅助下,老人们用筷子把乒乓球大小的小球从一个筐夹到另一个筐,每夹进一个球,大家都会发...

  • 重庆巫山:年味集市年味浓

    “踢毽子、踩高跷、制灯谜、抬工号子……”1月22日,大年初一,重庆市巫山县年味集市在三峡里·竹枝村开市,市民们一边吃着美食,一边体验非遗文化,感受到了浓浓的年味。 为迎接新春兔年,巫山县推出新春系列活动...

共建综合运营平台迎来广西、海南、陕西和广东湛江新成员

发布时间:2021/06/24 商业 浏览:116

“又有一批省区市即将加入‘朋友圈’!”近日,西部陆海新通道物流和运营组织中心(以下简称运营组织中心)副主任刘玮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手捏一沓复函材料和电话记录兴奋地说。
又一批省区市,包括广西、海南、陕西和广东湛江。加入“朋友圈”,即上述四地成功加入到通道的综合运营平台共建机制中。
随着“新朋友”的加入,共建西部陆海新通道综合运营平台并设立区域机构的成员,今年有望达到9个。

 
共建综合运营平台
2019年,西部陆海新通道形成“13+1”省区市共建格局,和此前比较,通道的合作规模更大、范围更广、形式更丰富。
在此背景下,重庆作为西部陆海新通道的物流和运营组织中心,要承担的主要任务之一就是不断完善运营机制,统筹推进省际协商合作。共建西部陆海新通道综合运营平台,是推进省际协商合作的重要方式之一。
在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之初,重庆率先提出会同沿线省区市和相关国有企业“共建综合运营平台”,希望进一步整合各方优势,共同组建、培育、壮大跨区域的综合运营平台。
此后,贵州、甘肃、新疆、宁夏4个省区与重庆达成共建共识。随后,重庆与各方协商沟通,提出通过融合资本、共享资源的方式,协同沿线省区市共同扎实推进西部陆海新通道综合运营平台组建工作。
今年4月,运营组织中心以省际协商合作联席会议办公室名义,向尚未加入综合运营平台或未成立区域公司的省区市致函,商请指定企业参与共建综合运营平台并设立区域公司。
约一个月后,海南、陕西和广东湛江明确表示加入综合运营平台,指定企业代表与西部陆海新通道运营有限公司进行协商。广西此前已加入综合运营平台共建机制,这一次又明确了参与区域公司建设的企业主体。
“我们正在积极与相关省区市密切沟通,争取下半年有3个省区市加入到综合运营平台的共建机制中来。”刘玮说。
持续推进创新工作
6月6日,一趟西部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班列从团结村出发,驶往广西钦州港,最终将运抵越南海防。一个不容忽略的细节是:这趟班列使用了“一单制”这一模式。
所谓“一单制”,是重庆依托西部陆海新通道探索的新的全程服务模式,通过多式联运经营人签发贯通铁运和海运全程的铁海联运提单,提升和完善多种运输方式联合承运互信互认互通机制,实现“一次委托、一次保险、一单到底、一次结算”。
刘玮透露,当前“一单制”还处于试点探索阶段,截至5月累计签发167单,货值约2403万美元。今年1-5月,签发123单,货值约1851万美元。
相对已在探索推广的“一单制”,重庆还在谋划另一事项:编制西部陆海新通道发展指数。
今年5月,在第三届西洽会上,重庆正式发布了2021年第一季度西部陆海新通道发展指数,指数报告显示:2021年第一季度,西部陆海新通道发展综合指数为101.5,反映2021年开局通道发展整体呈现向好态势。
“西部陆海新通道发展指数体系的构建,将为通道建设成果共享提供数据表征,为通道沿线经济及产业发展提供信息指引和数据判断,也为通道沿线国家和地区开展贸易往来和产能合作提供重要依据。”市政府口岸物流办主任巴川江说。
类似的创新,还有很多。比如利用跨境金融区块链融资结算应用场景,物流和商贸企业开展融资结算等业务,5个月来实现融资4亿美元,办理运费外汇支付时间也大大缩短。
不断完善运行机制
无论是推动省际协商合作,还是持续探索创新,都离不开运营组织中心的作用。
“这个机构的诞生,本身就是重庆推动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发展,在运行机制上积极创新的成果。”刘玮说,运营组织中心的出现,代表西部陆海新通道有了专门的服务组织,工作机制随之更加完善。要知道,这在其他国际大通道运营中闻所未闻。
运营组织中心将肩负什么职能职责?刘玮举例说,牵头会同沿线省区市收集整理“十四五”时期通道建设重要规划、重大项目和重点工作,为国家发展改革委编制“十四五”时期西部陆海新通道高质量发展实施方案奠定坚实基础;协助澜湄6国研究制定建设澜湄流域经济发展带具体方案,加强与西部陆海新通道对接等。
随着运营机制的不断完善,西部陆海新通道运行量质齐升。今年1—5月,重庆开行西部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班列781列,同比增长150%,运输接近4万标箱,货值50亿元,同比增长141%。其中,与中欧班列(渝新欧)联运1462标箱。跨境公路班车运输3094标箱,同比增长84%,货值7.95亿元,同比增长119%。国际铁路联运班列运输713标箱,同比增长71%,货值11.1亿元,同比增长13%。截至5月底,通道累计运输箱量超过20万标箱,货值突破360亿元。
西部陆海新通道辐射范围,也在持续拓展,铁海联运班列通达9个省区市的32个站点,物流网络辐射105个国家和地区的304个港口,运输货品种类519个。同时,通道还完成了四川达州、遂宁、南充等分拨中心建设,累计集结四川货物13582标箱。